“我們村精神病人只有1個,但按任務指標要求,得完成4個。”新化縣坐石鄉同心村的鄉村醫生曹文光介紹,新化縣的許多鄉村醫生和他一樣,為如何完成病人“指標”發愁。
  在建立居民健康檔案過程中,新化縣衛生部門向各鄉鎮衛生院下達精神病、糖尿病和高血壓病人的任務數,各鄉鎮衛生院又將任務數分派到各村。因為“任務”與下撥的公共衛生服務經費、年終績效考核掛鉤,一些鄉村醫生在病人數量“不達標”的情況下,只好採取虛報造假的形式應付考核。本報記者朱遠祥婁底報道
  村衛生室
  不造假完不成任務
  同心村是新化縣坐石鄉的一個小山村,全村950多人,村衛生室就設在村部一樓。12月6日,為村裡孩子打完防疫針的鄉村醫生曹文光告訴記者,從2010年起,按照鄉衛生院的要求,村衛生室每年逐步為村民建立健康檔案。
  記者看到,同心村居民健康檔案以老人和兒童為主,健康表每份3頁,包括個人基本信息和健康檢查記錄。
  為村民建立健康檔案,這是一項相當繁瑣的工作。不過,令曹文光這名老鄉村醫生感到更為難的是如何完成上級下達的任務指標。“鄉衛生院開會的時候,給我們每個村衛生室都分配了病人的數量。”曹文光說,鄉衛生院給同心村下達的任務指標是精神病人4個,“但全村實際上只有一個病人。別人沒有精神病,我要是寫上去,肯定會被人罵娘。”曹文光說,按照上級分配的任務,“糖尿病和高血壓患者的人數也沒完成指標。”
  新化縣吉慶鎮東華村的鄉村醫生劉曉東向記者出示了鎮衛生院下達的《慢性病及健康體檢目標數》。記者看到,在這份目標數上,鎮里給每個村都下達了患者的任務指標,東華村這個只有800多人的村莊,糖尿病患者指標數為16人,高血壓患者指標數為40人。
  “如果沒完成任務數,考核時會扣分扣錢。”劉曉東說,有的鄉村醫生只能虛報病人數,在建檔時造假。
  “如果真有這麼多病人的話,我們不成東亞病夫了?”坐石鄉一位主動向記者反映情況但不願透露姓名的鄉村醫生說,自己對完成病人任務指標這項工作“越來越厭惡”。“有多少病人就是多少嘛,下指標不切合實際!”
  鄉衛生院
  把縣裡下的任務分到各村
  “全鄉的建檔率,今年達到了75%。”採訪中,坐石鄉衛生院副院長陳明(化名)告訴記者,按照縣裡的要求,全鄉從2010年起開展居民健康檔案的建檔工作,各村鄉村醫生填寫檔案表後,再統一交到鄉衛生院歸檔管理。
  “主要是為了對群眾的健康狀況有全面的掌握。”陳明說,未來幾年內,全鄉常住人口的建檔率要達到100%。
  對於在建檔過程中向各村下達病人任務指標一事,陳明並未否認。“因為縣衛生局也給我們下了這樣的任務。”陳明說,下達的任務指標包括精神病、糖尿病和高血壓三類,“我們是根據各村的人口數量分下去的。”
  陳明說,糖尿病和高血壓這兩類病人,“如果工作做扎實了,數量應該可以達到。”不過他也坦承,要完成精神病人的任務指標“不現實”。
  “縣裡給我們鄉的精神病人任務指標是一百來個,我們全鄉的精神病人實際數量只有33個。”陳明說,為了促進任務完成,鄉衛生院將任務下達到各村衛生室後,還將該工作納入鄉村醫生的年終績效考核,如果既沒達到考核分值又沒完成指標,鄉村醫生將被扣分。
  “扣多少分就是扣多少錢。”陳明說,鄉衛生院將考核與上面撥付給鄉村醫生的公共衛生服務經費、年終績效掛鉤。
  縣衛生局
  副局長否認下達任務指標
  採訪中,陳明告訴記者,鄉衛生院下達給各村的精神病、糖尿病和高血壓患者的任務指標,總量是由縣衛生局下達的,“完不成任務,我們院也會被扣分。”
  對陳明的說法,新化縣衛生局副局長鄒寬星向記者予以否認,“我們沒有下達什麼任務。”
  不過,該局具體負責居民健康建檔工作的防保股工作人員,卻向記者證實了陳明的說法屬實。
  “我們是根據各鄉鎮人口數量以及發病比例,將病人數量的任務指標分到各鄉鎮衛生院的。”新化縣衛生局防保股工作人員李敏(化名)說,公共衛生服務的內容有12項,但此次列入居民健康檔案的是精神病、糖尿病和高血壓三種。
  “主要是怕各鄉鎮管理不到位,漏掉了,所以下達任務指標。”李敏說,公共衛生服務經費是按人口總數計算,與病人數量沒有關係。她同時坦承,下達到各鄉鎮的患者任務指標是“估算”,“不可能百分之百的準確。”
  “如果沒完成任務指標,考核方面是要扣分的。”李敏說。
(原標題:衛生局被指向基層下達病人指標)
(編輯:SN098)
創作者介紹

打火機

wf82wfyvu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